1. <s id="4yg3r"></s>

    <th id="4yg3r"></th>

    社會治理理念和社會治理體系從Netflix陪跑 解構東南亞流媒體中局
    分類:現代科技 熱度:

    不知 Netflix 能不能沉下來,別的平臺又能不能走上去。

    Netflix 陪跑了第92屆奧斯卡。

    1個月前,Netflix 聲勢浩大的以24項提名成為本屆奧斯卡提名最多的制片方,刷新了奧斯卡獎的提名歷史,卻在本周一的頒獎典禮上,空歡喜一場。斥資1.75億美元拍攝的《愛爾蘭人》顆粒無收,只以《婚姻故事》的最佳女配角,和《美國工人》的最佳紀錄片,兩個獎項慘淡收場。

    在被傳統的電影圈認可的路上,Netflix 可謂走得舉步維艱。不只是奧斯卡,在2017年的戛納電影節 Netflix 就先翻了車,進入主競賽單元的兩部電影空手而歸,更因為放映的方式在法國引來巨大爭議?!爸苯釉诹髅襟w平臺上映而未在影院放映過的電影,究竟有沒有資格參加戛納的評獎?” 此后,Netflix 連續兩年“退賽”戛納。

    Netflix 的身份是不被傳統電影圈認可的重要原因,它是一家流媒體視頻平臺。從2007年開始,Netflix 就開創了平臺訂閱型點播(SVoD,subscription video-on-demand)的服務,2013年投資劇集《紙牌屋》 是其發展史上的分水嶺,憑此吸引了千萬量級的付費訂閱用戶,并引領了美國“剪線族(cord-cutter)”的風潮。

    相對于國內已經虧了14年的視頻平臺,Netflix 沒有廣告,通過付費訂閱的方式早已盈利。

    2016年,Netflix 轉戰東南亞。亞洲市場,是 Netflix 過去兩年里增速最快的市場。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,Netflix 在亞洲的訂閱用戶達到1448萬,相比2017年第一季度,增速達到150%。亞洲有著巨大的人口紅利,同時根據社交媒體營銷公司 We are Social 的數據,在用戶看電視和流媒體視頻的時長上,美國是4.25 個小時,泰國超過3.5 個小時,印尼也在3小時左右。

    但是和西方國家相比,亞洲國家迥異的文化方式與價值體系,用戶并不成熟的付費意愿和習慣,都是 Netflix 在亞洲布局的重要掣肘。

    Netflix 在東南亞走的是“精英路線”,7-8 美元的月費,平臺上的本土內容稀缺,吸引的是本身在東南亞英文講的好、收入水平中上的中產人士。

    盡管橫掃了全球190個國家,Netflix 在東南亞的流媒體視頻市場,并不是一統天下的姿態。不僅面臨著本土日益崛起的流媒體平臺 iflix 和 Hooq 等的挑戰,現在就連本身靠打車生意發家的 Grab 和 Go-Jek ,還有中國出海的視頻平臺,都要插足這個市場,試圖找到存在感。

    根據 Statista 的數據,美國占全球 SVoD 收入份額的46%,緊隨其后的是中國和日本,分別占7%和6%,東盟十國的數據加起來才過2%。盡管在當地很多地區,有線電視仍然占據著主體,提供的娛樂和影視節目都有限,但是通過流媒體看視頻是一個趨勢。觀眾想通過這種方式,獲取更多高質量的內容。

    洼地代表著潛力,在當今的東南亞,流媒體是一門熱生意。

    東南亞的流媒體視頻 —一門熱生意

    社會治理理念和社會治理體系從Netflix陪跑 解構東南亞流媒體中局

    相比于 Netflix 在美國2007年就領銜了流媒體的發展,東南亞的流媒體視頻平臺熱起來要晚了8年。Netflix 在東南亞的勁敵,馬來西亞的 iflix 和 新加坡的 Hooq,在2015年前后誕生。發展到現在,這個市場四分五裂,并沒有如中國般形成“優愛騰”(優酷、騰訊、愛奇藝)的寡頭局面。

    平臺內容是不是足夠本土化,價格合不合適,支付方式便不便利,以及流量便不便宜,都是影響用戶選擇平臺的重要因素。為了實現不斷的用戶增長和用戶留存,各家也都有自己的神通。

    Hooq 來路不小,由新加坡公司 Singtel 、索尼影業和華納兄弟三個巨頭股東聯合出資。背靠好萊塢巨頭,使得 Hooq 平臺上擁有《生活大爆炸》、《閃電俠》、《超級少女》等這些暢銷的西方劇集毫不費力,但是 Hooq 更想要的,是原創的本土內容。

    新興市場國家的觀眾,對高質量的本土電影和電視劇其實非常依賴,但是這些內容同時也非常稀缺。為了實現自制本土內容,Hooq 甚至成立了培養本土電影制片人的公司 Hooq Filmakers Guild。到現在,平臺上的東南亞內容已經超過30余部。根據該公司的介紹,印尼、菲律賓和泰國的觀眾,在觀看的總時長里,本土內容已經超過了50%。

    Hooq 前 CEO Bithos 曾經直言,和 Netflix 競爭的不是同一個市場。Netflix 瞄準的是用蘋果手機的高端客群,他們某種程度上是日益增長起來的中產代表。而 Hooq 是“沉下來”,想要最廣大的使用安卓機的基礎用戶。

    為了迎合價格敏感者的需求,Hooq 在定價上第一個推行了按周付費,甚至在印尼推出了0.25美元的按天付費。按周付費對于東南亞來說,可以說是按需定制。Bithos 認為東南亞是一個沒有對內容建立起長期付費習慣的市場,按月付費行不通。

    上一篇:2020年上半年教師資格證官網何為核心科技?圍繞華為尋蹤覓跡 1股低價+科技+華為 下一篇:發展粵港澳大灣區的現實意義光華科技(002741):金屬價格下行拖累公司凈利潤 布局鋰電材料及5G材料領域前景廣闊
    猜你喜歡
    各種觀點
    熱門排行
    精彩圖文
    ? 可以提现的棋牌